三晋史话:明朝大同之战
元朝消亡今后,蒙古族分裂成三大部分:西部是瓦刺,中部是鞑靼,东部是兀良哈。明朝初年,为了避免蒙古贵族的进攻,明朝政府在北方建立了九个边防重镇,大同为九边重镇之一。因为大同地理位置极为重要,朱元璋封他的第十三太子朱桂为代王,坐镇大同,在大同一带驻扎着十五个卫戍军力,戎行人数达八万四千多人,又在大同设置山西行都指挥司,办理山西全部军政业务。明朝与瓦刺联系决裂明英宗时,瓦刺部落逐步强盛起来。瓦刺头目马哈木身后,其子脱欢吞并了鞑靼和兀良哈,一致了蒙古部族。脱欢身后,其子也先承继王位,实力进一步开展。操控了东起辽河,西至关山东麓的大片土地。其时,为了和平相处,明朝与瓦刺达成协议,在大同、宣府等地建立马市,相互交易,沟通物资,瓦刺以马交换汉族的粮食、布疋、兵器等。正统十一年(公元1446年)冬天,也先因为粮食缺少,派青鸟使来大同借粮,并要求与大同的守备宦官郭敬碰头,商谈详细事宜。明英宗朱祁镇得知此过后,指令郭敬不要见瓦刺的青鸟使,拒绝了瓦刺的借粮要求,引起瓦刺的不满。之后,明朝政府又单方面撕毁交易协议,随意降低了马价,使瓦刺遭到丢失。从此,明朝与瓦刺联系决裂,形势严重,两边都在集结戎行,赶紧备战。大同之战明英宗正统十四年(公元1449年)阴历七月,也先在军事布置安排妥当后,带领大军兵分四路向明朝沿边大举侵犯。也先亲身带领瓦刺主力部队向大同一带进军。妄图首要占领大同,然后进逼明朝国都北京。在瓦刺戎行南下的一起,明朝驻扎大同的戎行北上反抗,两边在猫儿庄(今内蒙隆盛庄东南)遭受,产生激战。成果,明军初战失利,丢失很大,大同参将吴浩阵亡。为了堵截瓦刺的侵犯,明朝大同守备宦官郭敬担任监军,带领守将宋瑛、朱冕、都督石亨等,带领大军再次与瓦刺戎行在阳高卫交兵。因为郭敬不明白军事,胡乱指挥,这次,明军败得更惨,宋瑛、朱冕战死,石亨仪以单骑逃归,宦官郭敬吓得躲藏在草丛中才逃过一死。明英宗御驾亲征明军连续战胜的音讯传到北京后,明英宗朱祁镇匆促招集大臣,协商应急对策。其时,宦官王振擅权,想使用这次出动戎行时机,恃势凌人,夸耀自己的权势,就竭力建议朱祁镇亲身带兵出征,征伐瓦刺。许多大臣提出对立定见,朱祁镇一句也听不进去。所以,在阴历七月十六日,朱祁镇带领文武大臣,轻率重用五十万大军亲征,从北京、宣府声势赫赫向大同前进。阴历八月,朱祁镇来到大同,这时,正赶上连日霪雨,大同明军缺粮挨饿,加以连吃败仗,军心涣散,按戎行实力,只需及时改进戎行物资,振作起精力,作好布置和预备,明军依然可以改变败局。可是,朱祁镇糊涂备至,不听忠言,王振飞扬跋扈,不明白战术,不关心下情,使明军士气失落,对战役失掉决心。王振原本也不是专为作战而来,认为显现一下兵威,瓦刺就会退走。之后,王振的同党、大同守备宦官郭敬把在阳高吃败仗的通过一说,王振也闻风丧胆,吓得丧魂落魄,只怕瓦刺攻击大同。他又竭力劝说朱祁镇率师回京,成果,朱祁镇和五十万明军只在大同停留了三天,也没与瓦刺戎行交兵,就匆忙回师离开了大同。王振误国王振是蔚州人。退军开端后,王振想让朱祁镇路经蔚州,从紫荆关回北京,趁便约请皇帝莅临他的家乡,抖抖自己的神威。明军大队人马进入蔚州境内的双寨后,王振又一考虑,这么多戎马来到他的家乡,必然会糟踏他的家乡,花费他的一大笔产业。所以,他又改变了主见,让朱祁镇从来时的宣府旧路撤离。朱祁镇听任他的支配,绕道再回来旧路,成果,白白浪费了许多时刻,给瓦刺戎行形成追击的好时机。朱祁镇带领明军回到宣府旧路后,公然被瓦刺戎行赶上。明军匆忙应战,一触即溃。“土木堡之变”阴历八月十三日,朱祁镇带领明军败退到土木堡(今河北怀来县西)。为了避免瓦刺戎行的突击,随军大臣们建议朱祁镇从速退到怀来县城,固城自守,不要在此久留。不明白军事的王振却怕丢掉辎重,不听大臣们的定见,坚持让朱祁镇与明军住宿在土木堡。第二天拂晓,也先带领瓦刺大军追来,明军撤离现已来不及了,朱祁镇及随军文武大臣被围困在土木堡内。土木堡地形高旱,挖井二丈多深也不见水。土木堡南十五里有一条河,但水道又被瓦刺戎行占有。明军通过远程转战,人困马乏,又饥又渴,人心慌恐,一片紊乱。十五日,瓦刺军伪装退兵撤走,王振不知是计,匆促指令大军迁营。当明军刚刚举动,部队乱作一团的时分,也先带领大军立刻掉转方向,从四面忽然向明军冲击过来,明军见到瓦刺军后,登时队伍大乱,抢先逃走。瓦刺军冲入明军阵地。横冲直闯,使明军溃不成军,相互拥堵蹂躏,死伤数十万人,骡马丢失二十多万头,辎重无法核算,尸身横堆,不忍目睹。护卫将军樊忠在乱军顶用棰捶死王振,称:“吾为全国诛此贼!昏愚荒淫的朱祁镇被瓦刺军俘虏,这便是历史上的“土木堡之变”。于谦拥立朱祁钰为帝朱祁镇被俘后,也先曾两次带着朱祁镇以讨取金币为名,攻击大同。大同都督郭登识破了也先的策略,曾两次规划,想夺回朱祁镇,突击瓦刺军,但都没有成功。之后,也先又以送朱祁镇回朝为名,由大同、阳高卫向北京进攻。明军通过土木堡惨败后,北京驻军不满十万,士气不振,无心恋战。有的大臣建议迁都,不少王公贵族纷繁逃跑。在这危急关头,主战派于谦拥立朱祁钰为皇帝(即明代宗),杀死王振族党,籍没其家产。于谦又从各地集结戎马,招募民众抗战,派兵防卫遍地要隘,开始安稳了形势。也先带领瓦刺军来到北京郊外时,遭到明军奋力反抗,也先的诡计没有达到目的。后来也先见拘留朱祁镇没有多大作用时,又放回了朱祁镇。朱祁镇回朝后,复辟登基,杀死于谦等主战派,使明朝政治愈加糜烂,国势日益式微。尔后,一向到明朝消亡,明朝与各少数民族的战役,从来没有中止过,大同区域一向成为重要战场,使公民的生命和产业遭到重大丢失。[ 修改:杜俊霞 ]共享到: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